1. <dfn id="ikcvg"></dfn>

        <div id="ikcvg"></div>
        当前位置:100EC>?#25945;?#35780;论>董毅智:“职业打假”不能跨越了法治的界限
        董毅智:“职业打假”不能跨越了法治的界限
        发布时间:2019年03月21日 10:46:08

        (网经社讯)摘要:日前,网经社-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、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在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认为,既然能够在打假方面形成这种灰色产业链,证明造假产业链已经建立。而且时间比打假建立更久,造假的本身?#27835;?#22909;多种,常见的就是仿制名牌产品,?#34892;?#26159;产品质量和安全的问题。实际上,它背后所蕴含的这种产业链也不太一样。

        “我们客观去?#27835;觶?#24456;多平台在他成立的初期是默认这?#20013;?#20026;的出现,虽?#20976;?#38543;着平台自身的升级,也在不断地进行打假,但是,打假的难点可能就在于这些平台和这些所谓的产业链之间,实际上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共生的关系。”董毅智说。

        董毅智表示,在这个打假的过程中,情况比较复杂,那可能需要,平台与各个监管部门之间的?#34892;?#30340;衔接,然后包括数据的开放。这个是非常重要的,只要在这个层面上,不是平台自身所能解决的,是需要监管去介入的。

        “在这个新的技术应用上,我觉得应该有所提升,那比如说大数据的手段,比如网联、资金往来,包括跟工商部门,税务部门,甚至法院的这种执行信息上结合,从这些角度上,可能跟传统意义上的打假还不太一致。”董毅智说。

        董毅智告诉记者,只要这种所谓“职业打假人?#20445;?#25110;者“唯利型打假人”在合法的范畴和框架内进行打假的话,这些是没?#24418;?#39064;的,因为这是法治的一部分。但如果他们跨越了这个法治的界限,比如说采用一些?#36130;取?#19968;些其他的手段的话,那他们照样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。“这实际上是制假者,打假者和这个平台这几方博弈 的结果,简单的就是只针对一方面去遏制或者去限制,我觉得这个都是很难操作也不客观。”

       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:?#19969;?#32844;业打假”成产业到?#36164;?#32500;权还是唯利?》

        通过打假发财的人数不胜数,“职业打假人”有一个?#39184;?#30340;信仰,在替天行道的同时,还能把钱挣了。部分“打假人”的“打假”已经扭曲了打假的真正意义,而国家出台的相关“打假”政策却成为了他们手中的利剑。

           今年全国?#20132;?/a>上,“打假”再次成为热门话题。

         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,依法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等违法行为,让违法者付出付不起的代价。这是政府工作报告连续6年将打假列为年度工作重点。

           人人痛恨假货,国家也在大力整顿追查。但是在利益的驱使下,仍然不少不法商人铤而走险,以假乱真。对于消费者而言,没有专业的鉴别能力买到假货?#25805;?#28982;不 知,或者维权所耗费的时间和经历成本太高而?#29260;?#36861;诉。于是,“职业打假人”横空出世,在近些年的发展中俨然已经成了打假产业链。

          事实上,通过打假发财的人数不胜数,“职业打假人”有一个?#39184;?#30340;信仰,在替天行道的同时,还能把钱挣了。部分“打假人”的“打假”已经扭曲了打假的真正意义,而国家出台的相关“打假”政策却成为了他们手中的利剑。既伸张正义?#26234;?#36130;到手,名副其实的名利双收。

          记者获悉,在巨大的电商交易平台,活跃着一批特殊的“打假人?#20445;?#20182;们通过搜索关键词锁定“猎物?#20445;?#36890;过用专业术语来“套话?#20445;?#37319;用威胁、举报等多种手段要求赔偿。

          风生水起的职业“打假人”

          打假建群有攻略,打假行动有?#23500;印?#36825;些人拿着国?#19994;?#25919;策当利剑,一些关注此事的专家认为,靠“打假”来进行敲诈勒索已经构成了犯罪,这些行径亟须遏制。

           一直以来,“职业打假人”这种专职打假人的身份都备受争议。百度百科给“职业打假人”的解释是:一种以赚钱为目的,明知商品?#24418;?#39064;故意大量买入然后通过 打假要求商家支付赔偿的行为。明确提出了“职业打假人”的目的是为了赚钱。不过最初打假人出现的时候并没有职业化。“中国打假第一人”王海,最开始打假也 是为了维权。

          记者了解到,在社交?#25945;?/a>上搜索“淘宝打假”等关键词就能发现很多“职业打假人”的聚集群。事实上这些人是职业的“打假人”。打开群文件发现,这里有大量的“打假攻略?#20445;?#25805;作流程、电商平台规则和相关法律法规等文件。

         事实上,“职业打假”主要有两种最为常见,新手在群内分享电商卖?#19994;?#21830;品图片,问:“这个可以打吗?”另一种则是?#40092;置?#22312;群内分享拿到了货物又拿到了赔偿,往往在群内还能看见?#40092;置?#20998;享的退款成功的截图。

           记者了解到,如何能够实现“退货不退款?#20445;?#32676;内总结了一套经验就是,先选择商品,然后与客服“套话?#20445;?#35753;卖家明确承?#40092;?#31934;仿、高仿产品。特别提到,“一 般建议?#40092;?#38388;,尽量不要申请电商平台介入”。因为平台介入后,如果只?#26032;?#23478;聊天承认售假截图来当证据,一般会?#26032;?#23478;退货卖家退款。

          然而这群“打假人”不仅仅是得到了平台卖?#19994;?#21830;品与退款,往往还会用打假的假冒商品进行二次销售而获取利润。时常在群里有出售?#32422;?#30340;战利品和求购不同商品的咨询。

          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董毅智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?#21271;?#31034;,既然能够在打假方面形成这种灰色产业链,证明造假产业链已经建立。而且时间 比打假建立更久,造假的本身?#27835;?#22909;多种,常见的就是仿制名牌产品,?#34892;?#26159;产品质量和安全的问题。实际上,它背后所蕴含的这种产业链也不太一样。

          “我们客观去?#27835;觶?#24456;多平台在他成立的初期是默认这?#20013;?#20026;的出现,虽?#20976;?#38543;着平台自身的升级,也在不断地进行打假,但是,打假的难点可能就在于这些平台和这些所谓的产业链之间,实际上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共生的关系。”董毅智说。

           记者获悉,更加高阶的“职业打假人”则是索要数倍的赔款赔偿。据了解,这需要掌握并熟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食品安全法等法律法规。“职业打假人”一般会 向工商管理部门进行举报,借此来威胁卖家进行赔偿。在卖家完全不配合他的“打假”行为时,这些“职业假打人”甚至会伪造证件?#22270;?#23450;证书,在一定程度上他们 也成了造假的元凶。

          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工作者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?#21271;?#31034;,虽然号称“净化市场?#20445;?#20294;他们中的多数人,关心产品标识 甚于产品质量,关心个?#35828;?#21033;甚于商家是否能被查处,能私了绝不公了,对无关紧要的小问题肆意上纲上线。这批人是专门研究法律而钻空子,而很多卖家在这方面 并没有十分专业,疏忽了就被钻,这和售卖假货是两码事。应该在源头上遏制制假的企业和个人,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,促使平台与商家更加完善的市场体系,让这 些打假人无处可打。

          限制“唯利打假”需合力

          “职业假打”也称为“唯利型打假?#20445;?#22312;一定程度上会遏制假货的公开售卖,他们的打假行为对商家在广告宣传和产品质量方面有所警惕,在一定程度上?#36130;?#21040;了积极的作用,但很多参与者现在的行为是打擦边球,利用国?#19994;?#25919;策来牟取私利,甚至进行一些违法行为。

          董毅智表示,在这个打假的过程中,情况比较复杂,那可能需要,平台与各个监管部门之间的?#34892;?#30340;衔接,然后包括数据的开放。这个是非常重要的,只要在这个层面上,不是平台自身所能解决的,是需要监管去介入的。

          “在这个新的技术应用上,我觉得应该有所提升,那比如说大数据的手段,比如网联、资金往来,包括跟工商部门,税务部门,甚至法院的这种执行信息上结合,从这些角度上,可能跟传统意义上的打假还不太一致。”董毅智说。

           记者了解到,有电商平台专门开发工具,帮助卖家对异常退款和敲诈勒索等异常投诉和可疑交易进行申诉,对消费者订单进行“打标”管理,或是对恶意行为进行 预警与举报,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商?#19994;?#26435;益。如果被判定为滥用申请退款、发起投诉等权利,损害了他人合法权益,损害了电商平台的运营秩序,恶意“打假”者 的账户可能会受到限制使用甚至被“封号”处理。

         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?#38590;?#37550;表示,将那些以营利为目的的“职业打假人?#21271;?#20570;“不良商业生活孕育出来的寄生虫”。他认为这些人对于市场的净化虽然起到了积极作用,但仍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消费者的代表,职业打假更像是在打擦边球。

         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指出,“职业打假人”日益成为?#29616;?#30340;社会问题,扰乱了正常的经营秩序,给一些地方的执法和司法带来了干扰。“‘职业打假人’?#26434;?#21033;为目的,这与消费者依法投诉,行使公民的监督权存在区别。”

          中国行为法学会理事?#24179;?#21017;表示,打假行为微观上虽然存在着一些具体问题,但总体上对社会是有益的,可以帮助社会净化在消费服务领域的违法不端行为。

          然而在?#28304;?#32844;业打假人”的问题上,各方面专家都发表了?#32422;?#30340;观点,有的则认为“职业打假”是不良产物。另一方面则认为“职业打假”在一定程度上是净化了消费市场,维护了消费者的利益。

           董毅智告诉记者,只要这种所谓“职业打假人?#20445;?#25110;者“唯利型打假人”在合法的范畴和框架内进行打假的话,这些是没?#24418;?#39064;的,因为这是法治的一部分。但如 果他们跨越了这个法治的界限,比如说采用一些?#36130;取?#19968;些其他的手段的话,那他们照样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。“这实际上是制假者,打假者和这个平台这几方博弈 的结果,简单的就是只针对一方面去遏制或者去限制,我觉得这个都是很难操作也不客观。”

          湖南骄阳律师事务所民商法律事务部主任王飞鹏表示:“打铁还需要自身硬,只有电商经营者自身重视常见问题,重视知识产权,产权质量管控体系,才能减少打假人钻空子。面对恶意的举报威胁,建议请专业法律人士收集相关证据,走法律途?#29420;?#32500;护自身权益。?#20445;?#26469;源:中国产经新闻 文/丁琦)

        6月1日起,网经社启动“直击618”特别策划www.gfwx.tw/zt/2019618/,分别通过消费预警、滚动播报、专题直击、现场探访、社群直播、发布快评、?#25945;?#35780;论、投诉维权,对天猫、京东、拼多多、苏宁易购、唯品会、网易考拉、云集、蘑菇街、贝贝、洋码头、寺库、网易严选等国内各大电商平台进行?#20013;?#36319;踪报道、监测、评论,为您带来独一无二的618狂欢盛宴。

        平台名称
        平台回复率
        回?#35789;?#25928;性
        用户满意度
        巴厘岛娱乐1990

        1. <dfn id="ikcvg"></dfn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ikcvg"></div>

              1. <dfn id="ikcvg"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ikcvg"></div>